🌚是个人没错了🌝

冷cp专业肝文户

正在肝的蓝色生死恋文……
可能明天吧
就这样吧心累……

关于那只小海妖 AS

一国之将x海妖王子
  Alex最近很苦恼,不仅是因为他带领的这支奉国王Erik之命寻找海妖的部队进度落后于隔壁那艘船,也就是中尉hank和他的妻子raven所带领的船队,而且还因为自己的终身大事。
  这个国家呢,叫做X,并不反对海妖与人类通婚,不过总得有几条海妖在皇宫的后院里养着玩嘛。毕竟王后Charles就是一只美丽且温和的海妖,他会照顾好这些海妖的。
  他也23岁了,自己的父亲20岁迎娶了自己的母亲,23时自己都已经3岁了!
可是看看自己现在呢,二十三岁了还在外面跑,按奶奶的话来说就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和家族的延续。”
  他哪里不关心了?
  可他是个gay这件事全家族都知道了,所以他奶奶,那个固执但是开明的老太太才这么说。
  所以他现在只能把目光放在不管是男女都可以生孩子的海妖身上了。
  哦对了,他那个可爱的弟弟Scott也被催婚了哈哈,都是gay,他也免不了被一顿说。
  “船长!我们抓上来两条人鱼!”有个船员兴冲冲地跑过来。
  “我马上过去。”
  到了甲板上,Alex发现两条海妖是分开放在水池里的。
  他先走近了那条没多少人理会的海妖,“hey,你好,我是这艘船的船长Alex·summers,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请保护好我们的王子!”说着那条海妖一个甩尾背对着Alex,而可怜的Alex被甩了一脸水。
  哦,所以那是他们的王子吗?Alex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这好奇心直接促使他拨开了看热闹的船员走向了第二条海妖的水池边。
  那条男海妖并不怕生,冲着先前几个调戏他的船员吐了吐舌头,很是调皮的样子。
  哇塞他也太好看了点儿!
  [以下片段我全凭我看叉男一的时候对小Sean和小Alex的记忆有ooc就不要说了啦]
  金黄色的卷发,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湛蓝的海水,像是放大镜般放大了眼中藏着的漫天星辰以及快要溢出来的笑意,脸蛋很小,有几颗颜色很淡小雀斑,不知道是不是常年泡在海里的缘故,皮肤很白,嘴唇特红。
  哇塞他超级好看!
  而此时的Sean呢,也在认真打量着面前这个穿着贵重的贵族服饰的男人。
  和自己一样的金黄色头发,不同的是他眼睛里全是那种快要溢出来的考量,给了小小的Sean一种严肃的感觉。
  不行不行这个人虽然长得好看但是绝对是坏人。
  Sean一头扎进水里,在水中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甲板上的男人。
  额,他是在怕自己嘛……
  Alex很尴尬,刚想转身离去,却被水中隐藏着的小海妖一把抓住了脚踝,“内,内个,你可以把我放回去吗?”
  “放回去?我们船长好多天都没有抓到猎物了,你还指望我们把你放回去?”有个船员大声喊起来。
  Sean的眼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这一切都被Alex捕捉到。
  “我会放他回去的。”Alex平静的说,顿时船员中起了很大的恐慌,“船长,这怎么行?”“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我说,我会把他放回去。”Alex再度平静地说,他感觉抓着自己脚踝的手放了下去,“谢谢……”水面上冒出几个泡泡,Alex清晰的看到了Sean的唇语。
  “我叫Alex·summers,你呢?”
  “Sean……”
  “Sean,你是海妖王的儿子?”
  “嗯……”
  “你找得到回去的路吗?”
  “找得到。”
  “那我先把你送到抓到你的海域去。”
  他们已经从抓到Sean的地方航行了大约两公里了。
  哦对了,Sean是在三个小时前抓到的。
  “舵手?”
  “船长?有什么事吗?”
  “马上掉头到我们抓到这两只海妖的地方去。”
  “是!”
  “Alex……”脚踝又一次被抓住,Alex不解的转头,“Sean?”
  “我喜欢你……”
  Alex愣在当场。
  这句话导致他半个小时坐在船长室的椅子上时都是懵的。
  哇塞海妖一族都这么心直口快的吗?这才认识一个小时不到啊不不不甚至可以说是半个小时都不到就这么把自己给喜欢上了?
  Alex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个从小到大恋爱0经验的男人现在觉得自己有点儿心烦意乱,好像他也很喜欢他?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Alex决定不再为这个可爱的海妖烦恼下去,抓起笔翻开日记本,写了下去。
  [2025年,3月5号,晴。
        我今天终于抓上来了两条海妖,第一条没什么好说的,很普通,长相嘛,我妈一定会说这是很适合娶的海妖,毕竟长得一般,不会红杏出墙。
        可第二条就不一样了,长得超级好看!!!!!!]
  他在这一句后面加了六个感叹号。
  [要是把他带回去的话,我妈估计会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不会同意我和他结婚……而且就在刚才,我还说了要把他送回去,我可是说话算数的好孩子!现在船员们都在睡午觉,他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写到这儿Alex搁下笔,走了出去,令他惊讶的是,Sean居然从水池里出来了,像是美人鱼尾的下半身变成了一双修长的腿。
  他倚在栏杆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Alex走近,Sean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
  Alex这才看见他在写东西,估计也是日记吧。
  “嘿,在干什么呢?”
  “我?写日记呢。”
  Alex暗喜,他还真的猜对了。“写什么呢?”
  “就写今天发生的事啊。哦对了,我不想回去了。”
  “为什么?”Alex内心狂喜,却不露于言表。
  “我都说了我喜欢你了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Sean小声嘟囔,把从某个船员身上抢来的笔扔到海里,“你是不是傻?”
  “我要不是傻了我会喜欢你吗?”
  “啊?”Sean明显很吃惊。
  “要看看我的日记吗?”Alex笑,拦腰把Sean抱起来,“你干什么啊///”
  “我说我要干你你干吗?”
  ……
两个小时后。
Alex又拿起笔,摊开日记,写下去。
[关于那只小海妖,我想我可能是真的爱上他了]
心累……
❤❤❤
🌚是个人没错了🌝

划水……

哦我忘了还有一对半只脚踏入冷cp圈的cp:
蓝色生死恋!

关于以后的更文cp

好了在lof转了一圈发现冷cp的粮的确不多……然后就开了个单子觉得我是不是该关注冷cp了……
然后就决定趁还没有开学给肝几篇我个人吃的死死的冷cp文……单子如下:
1:牌快[牌银]
2:狼队
3:二代虫绿
4:冰火
5:AS
6:禽兽组
好了就这么多了 @心存怨念的Box 如果看我没更新请提醒我
我要改lof圈名了……

肝文本上的又一篇脑洞——生日礼物

  今天的哈利奥斯本也很生气。
  他的好男友,纽约市民的好邻居彼得帕克说好了陪他过生日,结果又和蛛丝玩了一天。
  蜘蛛侠很了不起吗?会吐丝很了不起吗?他还是小绿魔呢,都是大人物,没有谁不比谁忙。
  哈利关掉正在直播蜘蛛侠当街救人画面的电视,拿上外套出门了。
  而此时的彼得,正荡着蛛丝在高楼大厦间冲荡,“hey!be careful!”他将一个挡道的流浪狗推开,自己却失去了重心,“啪叽”一声仰面倒在了楼与楼之间的狭窄小巷里。
  那只狗匆忙跑开了,彼得帕克慢慢爬起来,“oh,fuck……”,他发现自己手上沾满了污泥。“擦擦。”有人递过来一张纸。
  “哈利?”看清来人,彼得叫出声,“嗯,我,怎么了?”哈利拿着纸的手又凑近了点儿,“快点儿行不行?”
  “谢了”“不用,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彼得心一跳,完蛋,不知道又是什么事。
  “说好今天在家陪我过生日,怎么,拿蛋糕的路上排满了等着被救的人和坏蛋吗?”
  该死,今天他生日。不过纽约市民的好邻居可没忘记给自己的小男友准备生日礼物。
  彼得的手很自然的揽住哈利的腰,“抱紧我。”随后腾空而起,哈利被带上三十几层楼高的高空,风呼呼的在脸上刮过在耳边吹过,但是却吹不进自己被彼得的甜言蜜语包裹的心。
  “到了。”几分钟后,哈利发现自己站在自己公司的顶楼,“坐电梯上来不是挺好的?”
  “看看这个。”彼得把哈利来了三百六十度大旋转,让他面对身后的那堵墙壁。
  “哈利奥斯本生日快乐,”,蛛丝织的,摸起来很硬,而且很凉。
  “你干嘛在后面织个逗号?”哈利开口,语气像是灌了蜜。
  “因为时间紧没织完啊。”
  “你还能织个什么出来啊?”
  “我爱你啊。”

话说二代虫绿也基本上半只脚踏入冷cp圈了吧……冷的不行……据说好多人都吃EM……争取哪天看了社交网络产点儿粮出来吧……
❤❤❤
by KRAO凡尔赛

 

戏精兄弟的日常

  彼得·马奎尔有两个糟心的弟弟。
  一个叫做彼得·加菲尔德,一个叫做彼得·赫兰德。
  三个人都是蜘蛛侠,马奎尔负责早班,早晨六点到下午两点,加菲尔德负责中班,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而最后一班自然就是赫兰德负责,晚上十点到早晨六点。毕竟是最小的,精力旺盛嘛。他们共同的名字叫做彼得·帕克。当然了以上分班适用于节假日。
  为什么说俩崽子很糟心呢?
  很简单,加菲尔德谈了恋爱就忘了哥哥,每天早晨都是他的财阀少爷男友的车来接他;赫兰德傍上了大款,钢铁侠托尼·斯塔克,当财阀少爷的车开走了之后,紧接着开来的就是财阀老爷的车。
  而他,只有自己步行去学校咯。
  所以他一整天都在纠结要不要傍个大款或者和一个千金少爷谈个恋爱。
  为此他的俩糟心弟弟都很理解。
  很难得的一个假日,没有坏人,托尼斯塔克拯救世界去了,哈利奥斯本坐飞机去了巴黎,于是三兄弟就这么出门去了游乐场。
  去游乐场的路上。
  “哥,你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加菲尔德幸灾乐祸的问马奎尔,旁边赫兰德紧接着又来了一句“还有你为什么没有一个土豪朋友?”
  “你们俩崽子,还给不给我活路了?明明这两条某人全中某人中了一条但我全部完美避开还刺激我,找打啊?”马奎尔一人给了一个卫生球,“警告你们,要是再这么下去,我可是会清理门户的。”
  “说的跟我们找不到地方住一样……嗷!”“damn it!”两人同时痛叫出声,那是因为马奎尔一人给了个爆栗。
  “嘿,三位帅哥,要去哪里?”正巧他们的邻居玛丽简和格温也在逛街,“哦马奎尔,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沮丧?”玛丽简惊呼出声,“因为受刺激了……”加菲尔德小声bb,“而且还是两次……”赫兰德加了一句,格温笑起来,“你们要是再这么欺负马奎尔,我觉得马奎尔就要离家出走了。”
  “和雷神他弟一样吗?只可惜他是老大。”加菲尔德一语道破,随机四人都笑了起来,马奎尔内心暗骂妈卖批。
  很快游乐园到了,格温和玛丽简早已与三人分道扬镳,赫兰德率先冲向了卖冰淇淋的小摊儿,“老板,三个冰淇淋。”“几球的?”“两个三球,一个四球。”“好嘞。”
  “乖我就知道我弟弟不会这样对你大哥那个四球的一定是给我的。”“屁,给我的对不对?”“错,那是我自己的。”
  后来。
  “哥我说,我们一起揍他吧。”
  “打完他再来打你。”

cp组为李托,虫绿以及贱虫,其实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有些姑娘说贱虫的小虫是加菲,我觉得是荷兰弟啊[小声bb]
❤❤❤
by KRAO凡尔赛

[肝文本上的一篇脑洞文……]

  bucky打架了。
邻居们都没想到,这个年仅八岁、文文弱弱的孩子会在一句口角之后冲向对方,然后一口咬在对方的手臂上。
“你只是个被收养的孩子而已。”
bucky记得那孩子轻蔑地对他说,之后他俩就打起来了。
Steve接到消息第一时间从学校请了假往回赶,等他到了之后,bucky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左手小臂软组织大面积挫伤,双腿膝盖大面积擦伤,右眼角有一道近三厘米长的划痕。”漂亮的社区医生natasha皱着眉对他说,“你真的要好好教他如何保护自己了。”
“那是那小孩的监护人。”人群中有人喊。
bucky抬头看了一眼Steve,“哥哥”他小声说到。
Steve伸手抱起bucky,bucky将手环绕在Steve的脖子上,眼含泪花,“哥哥…是他先欺负我的。”
“I konw,bucky。good boy,good boy……”Steve轻轻拍着bucky的后背。
“他是不是报纸上说的那个年仅十六岁的天才州议员啊?”突然一个女人说,随即围观人群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金色头发,相貌英俊,满身肌肉的男人,是报纸上那个那个身穿白色西服的年轻州议。可现实里,他不过是个高中生。
Steve看着恍然大悟的人群,摇摇头,抱着还在抽泣的bucky准备回家。
“喂,你弟弟把我儿子打伤了你怎么不让他道歉?”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那孩子的母亲,范格尔夫人,一个健壮的白人女人的声音。
“我个人认为这是家教问题。”Steve看着范格尔夫人,“一个有教养的孩子是绝不会拿别人的家世来开玩笑的。”
“那也绝不会打架。”范格尔夫人不依不饶,“我是个高中生,上个星期还入选了州议员。我父母过世前把bucky交给了我,虽说没血缘关系,但是我仍会趁着马上放暑假的时间教导他”
范格尔夫人哑口无言。
bucky看着大他八岁的“哥哥”为他出气,笑了出来,“哥哥,我没事了,回去好不好?”“好”
关上门,Steve将bucky放下,“bucky,不可以打架知道吗?”bucky绞着手指,“嗯,知道了哥哥。”“这才是my good boybucky,”Steve笑了,探过身亲了亲bucky粉嫩的唇瓣。
“哥哥爱你”
“我也是”

PS:有不足之处敬请指教第一次发文也不知道取什么标题……既然这样了就算了吧……因为我的肝文本上我写的是:随笔杂文[盾冬]……
❤❤❤
by KRAO凡尔赛
注:我汤圆创作也是这个号